返回

我們有緣無分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6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心都軟了,一邊遞紙一邊連聲應好。

哭這麽慘,別人還以爲離婚的是你呢。

我笑著打趣。

誰跟你啊,就喜歡逞強。

陸淺瞪了我一眼。

姐,你不是還要上班嗎? 陸燃忽然提醒她。

噢對對對,下午要見一個重要客戶,差點兒給忘了。

陸淺說完,又想了想:工作哪有你重要? 我請假陪你。

我趕緊勸住她:別啊,我真沒事,你看我這不好好的嗎? 下午我要和他去辦個離婚,也沒空和你待在一起,你還是去上班吧。

姐,你去吧,我陪她。

陸燃說。

你? 你行嗎你? 陸淺看著他。

我也看著他,他麪不改色地點點頭。

那你可要警惕江曳,別讓他整什麽幺蛾子傷害聲聲。

陸淺走之前反複交代。

嗯。

他起身送走陸淺,把門關上。

想喫點兒什麽? 我去給你做。

我擡腕看了看錶,到飯點了,既然家裡有人了,就不好點外賣了。

我去做。

他說。

我瞪大眼睛看他:你小子什麽時候學會做飯了? 他抿了抿脣:很早,有兩年了吧。

可以啊你。

我贊許地看了他一眼,不過你是孩子又是客人,還是我來吧。

說著我就要起身,忽然手腕被攥住,我不明所以地廻頭看著他。

他這兩年個子躥得很快,這架勢估計已經比我高一個頭有餘了。

乾什麽? 我擡頭問。

這一年多天天做飯,還沒做夠是嗎? 他微微蹙眉。

嗯? 林聲,你還要裝到什麽時候? 他頭一次直呼我全名。

我僵了僵,指尖捏得泛白,但還是問:你在說什麽啊? 他垂眸:想哭就哭,逞強個屁。

我渾身抖得厲害,從徹底認清這兩年是我一廂情願後,我一直強忍著沒有發泄,大哭大閙本來就不是我,我又怎麽能在一個小屁孩麪前破防? 他似乎是看穿了我的想法,歎了口氣,語氣軟了軟:姐姐,你這樣別憋出病來。

不知是他心疼的語氣還是什麽,我忽然就有些想落淚。

我眼圈發紅的一瞬間,他輕易地扳過我的肩把我安置在沙發上,然後起身去了陽台。

我哭得力氣很大,似乎要把兩年的委屈全在這一次哭完。

我曏來討厭那種每次衹要一提起傷心事就哭哭啼啼的人,所以我衹給自己哭這一次的機會,能哭多痛就哭多痛,哭完之後徹底放下,以後再提起才能毫無波瀾。

不知道哭了多久,我終於哭不出聲了,擦了擦淚,想起陸燃...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